深圳远大医院怎么样?滥用抗生素,后果远不止细菌耐药

频道:深圳医院怎么样 日期: 浏览:323
深圳远大医院怎么样

  长期以来,我国滥用抗生素的现象非常普遍,从小儿的感冒发热到肺部无症状的结节,抗生素不受限制地使用(尤其是广谱抗生素)不仅是老百姓习以为常的认知,也成为很多医务人员头脑中的用药习惯。

  现在我们认识到这种滥用的严重后果——细菌耐药现象大幅增加,导致感染性疾病的治疗变得非常棘手。但在读过《消失的微生物》这本书之后,我对滥用抗生素后果的认识更加深入,滥用抗生素带来的影响远不止细菌耐药问题。

  《消失的微生物》的作者马丁·布莱泽是微生物学教授、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,他根据疾病的流行病学发展和抗生素使用情况进行了相关性分析后,提出自己的假说——抗生素的应用,特别是幼年时期使用,可能导致微生态的明显变化,引发免疫系统相应的调整和肠道菌群结构变化,继而出现以免疫失衡为特征的一系列疾病,如:哮喘、肠源性脂肪代谢障碍(惠普尔病)、肥胖症、糖尿病、炎症性肠病等。这些所谓的现代病在近30~40年的时间里发病率和流行情况急速增加,是难以用营养状况的改善来充分解释的。

  幽门螺杆菌非洪水猛兽

  作者花了很大篇幅来谈目前最为关注的一种细菌——幽门螺杆菌,现已证实这种细菌与胃溃疡、胃癌的发生有非常密切的关系,在当代医生的眼中,幽门螺杆菌往往成为欲除之而后快的有害微生物。

  01

  亦敌亦友

  但是接下来作者提出几个问题却让我对幽门螺杆菌的态度有了转变:为什么幽门螺杆菌与人类相伴随?如果是完全有害的,又如何理解哮喘患者与正常人群相比,其体内的幽门螺杆菌比例更低呢?还有,为什么清除幽门螺杆菌反而会促使食管反流增加?

  一系列的研究已经证明,幽门螺杆菌可以通过胃部炎症反应调节胃内激素的分泌,从而调节胃酸分泌。可以说,幽门螺杆菌对人体而言并不是简单的病原体,实际上它亦敌亦友。幽门螺杆菌会增加人体患胃溃疡与胃癌的概率,但与此同时它也保护了食管,降低患胃食管反流等疾病发生的概率。随着幽门螺杆菌的消失,胃癌的发病率降低,但食管腺癌的发病率却在逐年攀升。

  02

  幽门螺杆菌与过敏症呈负相关

  至于幽门螺杆菌与哮喘等过敏症的关系,作者发现携带CagA抗体阳性幽门螺杆菌菌株(一种与胃癌和溃疡病相关性最高的菌株)比不携带幽门螺杆菌的人患哮喘的概率要低40%,而这种负相关在15岁以下的孩子身上更加明显。

  这是因为胃中有幽门螺杆菌者体内有更多的淋巴细胞和调节性T细胞,它们具有精确调节免疫反应的作用,这些细胞可以抑制免疫系统反应,使得幽门螺旋菌免遭清除的同时也抑制了过敏反应。

  03

  治胃病不可盲目剿灭幽门螺旋菌

  作者认为幽门螺杆菌是胃溃疡发生的必要条件,却远非充分条件。继而他做出了一个很大胆的假说,溃疡病的发生是由于胃部微生态发生变化,包括幽门螺杆菌的数量、菌株类型、丰富程度、是否有其他共存微生物以及它们的分布状况。

  针对目前盲目地剿灭幽门螺杆菌的治疗方案,作者提出应因人施治,区分在哪些人身上应该清除细菌、哪些人应该保留以及哪些人需要恢复,做到精准治疗。但作者也清醒地认识到,由于“今天医学卫生行业里有许多不利的因素,比如大量适得其反的奖励和极大的惰性,特别是其中涉及的许多信念根深蒂固、积重难返”,因此虽然前途是光明的,但道路却是曲折的。

  抗生素与肥胖症

  从全球视野来看,我们很容易发现肥胖症的发病率在近30年内迅速增加,这不能完全用营养过剩来解释。同时,畜牧业的一个内幕也值得深思——给予抗生素后动物的体重增加效果明显。因而,作者提出一个假说:当代所流行的肥胖症很可能也是滥用抗生素的后果之一。

  但科学的结论可不是只到确立相关性为止,而需要进一步通过严谨的实验来证实。书里介绍了不少实验,其中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作者将断奶后的雌性小白鼠分成了4个组,分别是抗生素组、高脂饮食组、抗生素联合高脂饮食组和对照组,结果发现前3组的小白鼠体重都有增加,而联合组的增加特别明显,有1+1>2的效果。

  另外还有一些实验提示,生命早期接触过抗生素可以干扰体内微生物的组成,而且即使这种干扰本身是暂时的,其后果却是终生的。不知道看到这里,曾经随意服用抗生素的你会不会心中一惊。

  抗生素与激素水平

  滥用抗生素还与激素水平有关联。例如那些服用避孕药的女性,如果同时接受抗生素的治疗,往往会导致大出血、月经紊乱,这是由于肠道微生态改变后,有些细菌会将已修饰过排入肠道的雌激素再次利用,最终又回流到肝脏。与此相关的现象包括:女孩月经初潮的年龄越来越早、越来越多女性受不育症的困扰以及乳腺癌的发病率在增加。

  虽然说这只是个假说,但是流行病学研究发现1940年之后出生的人比1940年之前出生的人发病年龄提早,这意味着发生改变的是某些环境因素而不是基因本身。

  几点建议

  总的说来,在人类与体内微生物的漫长演化过程中,两者作为一个整体共同发育,它们参与了人类的代谢、免疫以及认知方面的发育过程。因此我们在使用抗生素的问题上要警惕。

  作者对人类抗生素使用也提出了自己的几点建议:

  首先,“我们必须节制自己使用抗生素的欲望,这是短期内我们可以采取的最重要、最简单和最容易实现的措施。”作为患者,不应该主动要求使用抗生素;作为医务人员,应该权衡抗生素使用的必要性,寻找更多的客观证据,同时严格根据指南来选用经验性抗生素。

  其次,要改变目前的薪酬制度,特别是儿科医生的收入,保障他们按部就班地检查每位儿童,并提供激励机制,让他们愿意花时间与家长讨论病情,这样才能避免不必要的检查和治疗。

  最后,政府应该有更大的作为,目前我国已执行多年的“限抗令”和抗生素使用分级制度,已经使抗生素的使用量有了明显的下降,但不合理使用情况仍比比皆是。许多医疗机构虽然对病房的抗生素使用有严格限制,但是在门诊抗生素使用上却没有量化考核指标。更重要的是,在抗生素的使用情况的检查(合理性、必要性、疗程)上还远远没有到位。

  从长远来看,如果没有更好的诊断方式、更精准的窄谱药物的使用以及新的抗生素开发思路,我们还要为人类健康付出更大的代价。

深圳远大医院怎么样

相关文章

网友留言

我要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